【维勇】魔法少年勇利

BGM:山丘-李宗盛
偶然歌单放到这首 突然觉得有点契合
可又完全不符合 我们勇利还很年轻呢
送给@Ayla  给她的回赠~
最近中了魔卡少女樱的毒 算是架空 ooc轻拍( ´◔‸◔`)

[维勇]魔法少年勇利
17/8/16
胜生勇利做了一个很奇幻的梦。
他梦见自己穿着宽大的袍子,手上拿着巨大的魔法杖,脚边蹲着一条穿着同款怪异服饰的贵宾犬,身后有一个高挑的男人,无所依凭的站立于半空中。那男人轻启双唇念着咒语:“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
后来勇利逐渐喘不上气,被迫惊醒了。
睁眼一看罪魁祸首原来是一条压在他胸口的贵宾犬。意识混沌的勇利脱口而出:“小维……?”
“嗯?勇利你醒了啊?”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响起,勇利抬头发现梦境里的那个男人赫然站在他的床位,和梦中一样高挑,一头银发,五官深邃立体,欧洲人的长相,勇利看向他的脚下,竟然真的是浮在半空中的。
千万句“WTF?!”哽在喉头,可勇利只能用颤抖的手指向他:“你……你……”
“我叫维克托,和马卡钦一样,是历代魔法使的守护神,”维克托看向趴在勇利身上的贵宾犬,说道,“而你,勇利,你是我们新选出来的魔法少年。”
马卡钦附和着汪了一声。
一直作为普通人长大的勇利当然无法接受这个新身份,况且身为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早就过了那种相信魔法的年纪。虽然他无法解释维克托这样反重力反科学的现实,但他仍然觉得什么魔法少年不过是无稽之谈。
“好。好。”勇利敷衍的应了两声,下床准备去洗漱,刚拉开纸门就听见维克托在身后说:“咦勇利你会滑冰啊?是职业选手吗?”
勇利回头,看到本应紧闭的储物柜的门已经被马卡钦扒开,他的滑冰鞋,他的奖杯,他的演出服,他曾封闭的过去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
“没什么啦。”勇利走出房间,很小声的说,“反正我也放弃了。”

吃过早饭勇利就要去打工的地方了,在这段准备退役的日子里勇利一直在从小训练的冰场里帮忙教教孩子们滑冰。
走在路上的时候维克托和马卡钦也一直跟着他,路上的行人神色如常,似乎只有勇利能看见这一人一狗。
勇利对于自己被选为魔法少年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兴奋感,他可并不认为这世界有哪需要他去拯救的地方。
到冰场之后勇利换好滑冰鞋,嘱咐好自己的守护神可以到处看看但下班之前一定要回来,便进去带孩子了。
维克托托着下巴现在场外用目光追随着勇利:“我们的魔法少年似乎对他的使命一无所知呢。”接着他看向马卡钦:“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意识到自己真的是一位独一无二的魔法少年呢?”
可马卡钦也只能用“汪!”来作答,还遭到维克托的一阵嫌弃。
维克托再次将目光聚焦在勇利身上,他能很清楚地感觉到,虽然勇利正做着他一辈子最喜欢的事情可是他并不快乐。维克托能看到一把锁,把勇利锁住了。

快下班的时候孩子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勇利刚准备出去换鞋却突然被维克托重新拉到了冰场中央,站稳之后勇利才看到维克托脚踏实地的站在了冰面上——还穿着滑冰鞋。
“你你你从哪拿的冰鞋啊!?”
“你的守护神难道连双冰鞋都变不出来吗?”维克托在勇利耳边笑着说,“一起滑冰吧勇利。”
维克托带他做出了一个动作之后勇利就明白了,这是他早期跳过的一场双人滑。勇利很自然的跟着维克托的引导在冰上起舞。
没有音乐,不需要音乐,这些动作、这项运动本来就是刻在勇利骨子里的事情。勇利唯有在冰面上才能毫无保留的展示着自己的魅力,像水里的鱼,像空中的鸟,像……挣脱枷锁闯入森林的独角兽,放下了温顺与胆怯,追求着他的欢乐与向往。或许勇利自己没有感受到,可是伴他身旁的维克托知道,勇利正在施展他的魔法。
身体定格在最后一个动作,勇利像一只引颈的天鹅,骄傲而充满希望。等勇利回过神来才发现维克托正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滑一次冰了,可冷静下来的勇利低头看向一片模糊的冰面,仿佛能清晰的看到自己脸上的畏缩与胆怯。
“还没能感受你的魔力吗?”维克托伸手轻抚着勇利的脸颊,踩了踩冰面,“这就是你的魔法阵了啊勇利。”

回家时一路无话,勇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维克托频频侧目看他,默契地不再打扰勇利。
阴郁的心情在回家看到炸猪排盖饭的时候一扫而空。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炸猪排盖饭解决不了的呢?如果有,那就来两份。
吃完一整碗炸猪排盖饭的勇利又端了一盘子厚蛋烧,顿了顿又往里面加了两个章鱼小丸子,说是要自己带回房间吃,其实是准备给房间里的那两位。然后在家人的诧异的目光中溜回了房间。
勇利回到房间后发现维克托又打开了储物柜翻看着勇利滑冰的照片。
“啊,那个没什么好看的啦。”勇利将盘子放在桌上“过来吃饭吧,虽然我也不知道守护神用不用吃饭的……”
“为什么要引退呢?”维克托突然说。
“啊?”勇利突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笨拙的转换话题,“维克托才是,你竟然会滑冰啊,还滑的那么好。”
勇利不敢去看维克托,只是心虚的一瞟便对上了维克托的眼神——流露着哀伤与惋惜。
“我想你们可能找错人了吧,你看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并不是你们口中说的什么魔法少年。”勇利自嘲的笑笑,“你看现在的世界那么安全,也并不需要谁去拯救的。”
维克托站起来,第一次这么正式的直视这勇利的双眼,让勇利根本无处可躲:“你错了勇利,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魔法少年,你看,你正在施展你的魔法啊。”维克托举起一张勇利滑冰的相片,“可是现在的你呢?魔法少年的任务与其说是拯救世界,不如说是拯救自己。”
勇利将头扭到一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维克托。
——为什么会选择引退?
其实他心里未尝没有答案。
“吃点东西吧维克托。我妈妈做的厚蛋烧很好吃的噢。冬天还是趁热吃吧。”
见勇利已经有点狼狈,维克托也不在忍心逼迫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这一晚的勇利睡得并不踏实。
一会儿梦见自己被一个怪兽追着跑,被维克托催着使用魔法;一会儿又梦见自己在滑冰,周身围绕着掌声与喝彩……
最后一重梦境,也是最真实的。那是勇利刚刚参加过的上一个赛季,看着自己的名字被压在最底下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因为名次的跌落和小维的去世的打击而连连败落,勇利知道,这就是实力的缺陷。
那是一种无力感,自己面前正矗立着一座高山呢,明明也有勃勃野心去翻越,去征服,可是此时你的能力也只能让你在这座山面前从踌躇满志到心如死灰吧。
自己最终以失败为结果灰溜溜的跑回故乡,爱自己的家人从来没有过问回家的原因,其实就是对勇利逃避行为的纵容,于是对于未来,对于自己的各种问题的答案就一直压在心底。
正当勇利准备放弃的时候,又让他遇见了维克托。
——与其说是拯救世界,不如说是拯救自己。
勇利想: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第二天勇利再去滑冰场的时候,他站在冰场,向场外的维克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么我的守护神先生,可以教会我如何重新使用我的魔法吗?”
维克托则头一次乱了呼吸,勇利用了“重新”两个字,他已经开始正视自己了。
“我的荣幸。”二人商业互吹一般的一来一去,维克托的脚上瞬间变出一双滑冰鞋,他便笑着牵上勇利的手踏入了他的魔法阵。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魔法少年勇利正在慢慢的觉醒,当维克托看到锁住勇利的那把锁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的时候,他为勇利报了世界花滑大赛的名。


勇利时隔多日又重新站回了他的赛场,山还是那座山,如今多了一个陪他翻山越岭的人。
原来越过山丘,还有你在等候。

END


勇利:话说回来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没说我们在谈恋爱啊?
维克托:官方都认证结婚了还管同人干什么?

评论(4)
热度(40)
  1. Aylar农家乐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大宝贝~

© 农家乐 | Powered by LOFTER